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地铁猫

一只穿行在地下的猫,拥有更多不一样的生活^-^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从内蒙古到上海,走了长长的路,一路走来一路歌,有太多感受.选择地铁,选择一种生活方式. 透过猫眼,体味多味生活.

谈话   

2018-07-05 16:38:26|  分类: 感悟生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现在的父亲,二十四小时遭受腿疼的折磨。睡觉只能在腿疼的间歇穿插,无所谓白天黑夜,痛苦可想而知。没有什么可以缓解的药或措施,只能生生忍受。
       清晨,我进去问候。
       “爸爸,还是疼吗?”
       “疼,不时不最儿的疼。” 
       “夜里睡着了吗?”
       “没睡,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地数。爸爸可想喝点药死了算啦,活得一点意义也没有,就是疼。”
       眼泪没忍住,划过脸颊,爸爸也看到了。
       “疼也得活着呀,好死不如赖活着。”
       “我看不对,爸爸真不想活了。”
       没法子,不能替。在生命的秋天,你不知道上天以怎样的方式一点一点拿走,一点一点折磨,全不似生命初来时的懵懂。你清醒,你疼痛,你忍受,何其残忍!
       朋友的父亲,健康红润,至少看起来是这样。某天忽然跌倒,再也没起来,没留下一句话,没见上最后一面,以至于很长时间朋友都不能提这件事,觉得没能床前尽孝,没能慢慢地陪父亲走完最后一程。然而,对她的父亲来说,没有遭受诸般苦楚,又何尝不是前世修来的福分呢!
        唉!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